欢迎访问:狼人干综合伊人91新人-亚洲狼人干综合伊人-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宇宙船长的地球生活】(第三章 一帘春梦)

这已经是第三天了,王小宝和田茜茜两人在这三天里几乎没怎么说过话,自
从那个午后的家庭性教育之后,田茜茜像是变了一个人,让王小宝觉得她老在躲
着自己,尽量避免在跟自己单独接触。
  那个午后并没有如了王小宝的意,他只是看到了妈妈田茜茜的下体,还没有
等他伸出狼爪之时田茜茜终于是因为中国女人那点特有的害羞而退怯了,匆匆地
拿起衣服跑回了房间,一回到房间就把门反锁上,王小宝只得望门兴叹。
  「妈,你这几天老是躲着我干嘛。」
  「没有呀,我躲你干嘛。」
  「那你老不跟我说话。」
  「我这不是在跟你说话吗?」
  「那是因为我先跟你说话了。」
  「谁跟谁说话不都一样吗?这孩子。」
  田茜茜给王小宝留了个白眼,回到厨房里继续忙活起来,王小宝心里对于这
样的答案很不满意,他想着必须想个办法让妈妈没办法躲避他,必须直视他那亟
待教育的有关于性的困惑。
  「妈,你在吗?」
  「在的,怎么了。」
  田茜茜急忙回应了一声,她听着卫生间里儿子传来的声音,好像出了什么事
情。
  「我内裤忘记拿了,你帮我拿一下。」
  空气稍微沉默了一会,「你这孩子总是丢三落四的,等着。」
  在厕所里的王小宝听到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心里暗爽不已,「怎么回事,
怎么都不见了。」
  他仿佛听到了妈妈的困惑,他知道妈妈此时肯定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为
什么自己的内裤都找不着了。
  「你真的没有拿进去吗?」
  「什么东西!」
  王小宝继续保持着浴室内嘈杂的水流声,他不得不提高音量好让田茜茜听得
清楚些。
  「我说你的内裤是不是已经拿进去了。」
  「没有啊。」
  「那是怎么回事,我在外面没有找到你的内裤,一条都没有,不可能的呀。

  「我真的没有拿,不信你自己进来看。」
  王小宝说完这句话心眼子都提到嗓子处了,到底妈妈会不会上当呢。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了,大约过了有三十多秒的样子,对于王小宝来说就像
是三十多年一样漫长,「我都找过了呀,真的没有你的内裤,难道见鬼了。」
  田茜茜看样子是跳过了王小宝的这道题,王小宝依然不死心,「那怎么办呀
,我已经洗好了,没有内裤我怎么出去呀。」
  「平时看你光着屁股在家里跑来跑去的,这会儿知道害羞了。」
  「那我现在是不是光着就出来。」
  「等、你等一下,我再找找看。」
  田茜茜听到儿子要光着屁股出来明显有些慌乱,自从那天自己神经错乱地给
他进行了一堂性教育课之后,她就再无法平静地直视儿子的下体了。
  时间又快过了有三四分钟,王小宝在浴室玩着自己的小鸟早已经等的淡出鸟
味来了。
  「妈好了没,我要冻死了。」
  「你就不会先把衣服穿上吗?你这傻孩子。」
  「我习惯了先穿内裤再穿衣。」
  「滚,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个习惯。」
  「你都多久没跟我一起洗过澡了,怎么会知道这个。」
  田茜茜一下被勾起了往事,在王小宝还很小的时候,从他被自己捡到一直到
他开始上小学之前的那段时间里,自己从来都是每晚要跟他一起洗澡的,因为每
回单独给他接好热水放好澡盆帮他洗澡,他的反抗程度实在是太大了,而当田茜
茜一起到了浴盆里和他一起洗的时候,他又安静的跟只绵羊一样。
  田茜茜的记忆不知不觉被带回了过去,她想到一件事情不由得脸刷地红起来
,那就是她那会帮儿子洗澡的时候总是喜欢拿着他那跟毛毛虫似的白嫩的小鸡鸡
在手里玩,她看着那东西实在是太小巧可爱了,换做是老公王承石的那根的话她
肯定不会这样做,因为玩大了它就要来欺负自己了。
  而这件事情田茜茜只当作是自己一个人的小秘密,其实她不知道的是那时候
的王小宝真是恨不得自己一下变回原来的样子,被这样的美貌人妻在手里玩弄着
自己的鸡鸡,而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再没有比这个更折磨人的了。
  「妈到底好了没有。」
  田茜茜的回忆被王小宝再一次不耐烦的叫声给带回了现在,「知道了,等会
儿。」
  王小宝心里得意极了,他早早地就把自己的那些内裤给藏起来了,藏到了一
个十分隐秘的地方,除非妈妈把整个房子翻遍了,否则休想找到它。
  「咚咚咚。」
  没过多久浴室所关着的那扇门被敲响了,「快开门,给你拿来了。」
  「找到了?」
  「没有,这是你爸的,你的我实在找不到,快开门不是急着要穿衣服吗?」
  田茜茜说道:「你的我待会再找找。」
  吱地一声,浴室的那扇被打开了,田茜茜刚想把手伸进去,却没想到那扇门
是被完全打开的,自己一回头已经看到了王小宝的全部裸体,「啊!你怎么不穿
衣服啊。」
  「不是跟你说了,我还没穿衣服吗。」
  「那、那你快穿上,冻感冒了怎么办。」
  「不会的,哪有那么容易就感冒。」
  「行了,快点把内裤拿去,先把它穿上。」
  田茜茜微微侧着头不去看儿子的身体,整个的对话过程都是她飘忽不定的眼
神和王小宝灼热的目光。
  「妈,我好像生病了。」
  王小宝站在浴室里没有把田茜茜递过来的内裤接过,依然光着身子站在那里。
  「怎么了?真的感冒了,跟你说多少次了不听,还不把衣服穿好,出来给你
量一下体温。」
  「不是感冒,是身体有些不舒服。」
  「不舒服,什么地方不舒服?」
  「就是这里。」
  王小宝用手指了指两腿之间的部位,那里悬挂着的小鸡鸡,田茜茜看着儿子
所指明的地方,吓了一跳,这时候再没有该不该看这样的难题了,她的心思全都
缠绕在了那儿不舒服的这个吓人的事件上,「怎么不舒服了,是不是碰到了,还
是怎么了?」
  男人的这个部分极其地脆弱,就算是大力士,这个部位稍稍地受损也得疼的
在地上满地打滚,已经有了丈夫的田茜茜更是懂得这个道理。
  「都不是。」
  「那是什么,你快说啊,想急死我这孩子。」
  「就是有点痒。」
  「痒?」
  田茜茜这时候在顾不得什么别的东西了,蹲下身来面对着儿子的胯下,眼睛
就这么直直地盯着他的鸡鸡上,她反复看了看也没发现有什么红疹过敏的样子。
  「是哪里痒?」
  王小宝没有回答她,田茜茜等了一会还是没有听到王小宝的声音,她疑惑地
抬起头看了一眼才发现王小宝的脸上洋溢着满足快乐的表情,原来是田茜茜刚才
说话时的鼻息吐到了他的鸡鸡上,那里的神经末梢最多也是最敏感的地方之一,
王小宝一下爽的不行,真希望妈妈能再多说几句话。
  田茜茜心里全是关心着儿子,看到他的表情也没有想到太多,还以为他是因
为难受才有了这样奇怪的表情,「告诉妈妈,到底是哪里不舒服了。」
  「是里面。」
  「里面?是哪里里面。」
  田茜茜吓了一跳,如果是阴茎里面海绵体本身出了问题的话,那可真是大麻
烦了。
  王小宝突然用手抓着鸡鸡,把他那包皮小心地翻了下来,田茜茜诧异极了,
这孩子是什么时候开始褪下包皮的,是不是也太快了点,但没等她诧异多久,更
让她惊讶的事情出现了。
  只见王小宝把包皮褪下之后,他那包皮和冠状沟里满是污垢,田茜茜看了不
由得吃了一惊,也难怪儿子会说鸡鸡痒了,这么多的脏东西都堆积在包皮里当然
会难受。
  「呀!这么多的脏东西,难怪不舒服了。」
  「那怎么办啊。」
  「没关系的,不要担心,洗洗就没事了。」
  「哦。」
  田茜茜犹豫了一下自己又亲自打了一盆热水来,放在了地砖上,她还是像刚
才一样,半跪在地上,她原想让王小宝自己洗好了,但又想到万一他不知轻重伤
了自己就不好了,索性还是自己来吧。
  田茜茜又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稍微打湿了一点,带着点热度,一手抓着儿
子的鸡鸡,用食指和拇指扣住,轻柔地褪下了他的包皮,整个动作充满了母爱和
专业,毕竟她大学可是学过一些生理知识课程的。
  「嘶!」
  「怎么宝贝,弄疼你了。」
  「没、没事。」
  王小宝才不会说是因为田茜茜的动作太温柔太舒服了才导致自己忍不住呻吟
的呢。
  田茜茜一手拿着热毛巾一手就这么轻轻地抓着儿子的鸡鸡,开始了清除污垢
的作业,她稍微地擦拭了一些污垢后,用热水又将那脏了的毛巾部分洗干净,再
重新又再清理包皮,整个过程显得无比的耐心和仔细,看起来如此简单的一件小
事被她花了足足有三十多分钟才完成好。
  田茜茜一开始还能够专注在清理污垢上,但当她如此重复地做了几次之后,
本身的注意力难免会分散,她望着这白嫩嫩的小鸡鸡不免想到:「这小东西长大
以后不知道要害多少女孩子,应该会比他爸爸的还要大吧,这白嫩嫩的模样真是
让人想含在嘴里吃一口。」
  她又在心里告诫着自己:「不行,我怎么能有这个想法呢,我是他的妈妈我
真是一个坏女人。」
  「不过,我只是想想的话又有什么关系,谁规定了只有男人可以想女人,女
人就不可以想男人呢。」
  作为新时代的女性田茜茜找到了一个可以说服自己的借口。
  她望着那根鸡巴出神了,而居高临下的王小宝也是在一边乐的不行,从他的
正上方看去,妈妈那松垮垮的家居服里,把大半个白腻肥美的奶子都露出来了,
从她的那道深沟看去感觉整个人都要窒息了,他真想不顾一切地把自己的脑袋埋
进去从此不再出来,还有自己曾经那根十八厘米长的大鸡巴,现在如果还在的话
,一定已经被夹在中间快活升仙了。
  两个人,一对母子,就这么在这个无比暧昧的环境下各自想象着对方的肉体
而分泌出了让人爆炸的性激素。
  那一天晚上田茜茜做梦了,那是一个春梦,在丈夫出国以后的第一个春梦,
让人辗转反侧欲火中烧。
  梦里她赤裸着身体,走在白茫茫的空地上,就如同的她的身体一样,她低头
看了一圈自己的身体,那是多么美丽诱人的肉体,饱满又挺拔的胸部,足以傲视
所有同龄的女性的上围,让男人欲仙欲死的乳沟和那两颗鲜艳的樱桃。
  丰腴的大腿又不会显得过分肥胖,屁股和后背的曲线也能形成一道完美的S
形,最美丽的还是自己的最隐私的小穴,就算是被丈夫和前任男友们干过了无数
次还是粉红鲜嫩,没有普通女性的发黑。
  最奇妙的是她阴部上的毛发,整齐柔顺,长短统一,还规整地形成了一个倒
三角,这不是她刻意修理过的,如果是这样就没什么值得夸耀的了,这巧夺天工
的风景是她与生俱来的,每一任的男友看到她的阴毛时都不免惊讶万分,而后为
之疯狂,干净鲜润的小穴和阴部总是让男人们疯狂,他们恨不得当作冰激凌吃下
肚子。
  「宝宝,你怎么在这里。」
  田茜茜往前再走了一段路,竟然看到了王小宝就在前面的不远处,她赶忙跑
了上去,此刻的王小宝也是光着身子,不过看起来样子足有十八九岁的样子,个
子要比田茜茜高的多,只是脸还是那张脸,带着几分稚气。
  王小宝没有说话,直接上去抱住了妈妈,由于身高的问题,田茜茜的脑袋只
到了他的肩膀过,那样子看起来更像是田茜茜靠在了王小宝的怀里,两个人肉体
相接,田茜茜感到自己的体温已经开始上升了,王小宝的也是,更糟糕的是她的
心跳突然也变快起来,脸色发烫。
  「妈,帮我舔。」
  王小宝轻轻地在田茜茜的耳边吐出了这句话,田茜茜脑袋一阵晕眩,她非常
乖巧地跪到了地上,与她视线齐平的,在她眼前不到五厘米的地方就是儿子的鸡
巴,那根足足有十八厘米长、三根手指粗的鸡巴,她看着它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大鸡巴,好大。」
  田茜茜忍不住赞叹了一声,「喜欢吗?」
  「太大了,我怕。」
  「没关系的,我会对妈妈很温柔的,握着它。」
  田茜茜顺从地握住了那根巨物,在她的印象中只有欧美的电影里才能找出几
根跟它媲美的鸡巴了,「服侍它,你知道怎么做的。」
  没有得到确切的指令,但身为人妻的田茜茜已经轻车熟路的握住鸡巴开始稍
微用力地套弄起来,有时轻柔有时用劲,或疾或慢,手心里的热度和鸡巴所产生
的高温最后全部汇聚在一起传回到小穴上,一阵酥麻的快感顿时而生。
  田茜茜望着那比蘑菇还要大的龟头,看得痴迷了,她想这么大的龟头也不知
道自己的嘴能不能含进去,看着马眼处流出来的透明的前列腺液,田茜茜立刻伸
出舌头把它们都搜刮干净,换做了平时王承石在家的时候,她从来都是要犹豫一
下,但今天她不知道怎么了,喉咙好像发干,她实在太渴了。
  「吃下去。」
  这是不需要王小宝吩咐的,田茜茜长大了嘴巴,一点一点地含住了儿子的龟
头,这个让她为之疯狂的鸡巴的一部分,坚硬与柔软并存的东西这世界上可能也
只有男人的鸡巴能这样的神奇。
  她的舌头上一秒还在感受着龟头所带来的Q弹柔软,下一刻当舌头裹到鸡巴
上的时候,那种坚挺是她从来没遇见过的,整根鸡巴就像是烧红的煤炭,当她的
舌头触碰刮擦到的时候像是被烫伤了一样,但那种迷人、醉人的口感让人欲罢不
能。
  王小宝看着妈妈痴迷的样子,眼睛里寒光一闪,用他的大手抓着田茜茜的脑
袋,下体开始对着母亲的嘴巴做起了活塞运动,巨物顿时入侵到喉咙,给田茜茜
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她的眼泪都出来,喉咙拼命地蠕动着,好排解龟头带来的压
力。
  她很想让王小宝停止下来,但她又舍不得这种要窒息的性快感,口水已经控
制不住从边角流出来,王小宝对着妈妈的嘴巴抽插了几百下后突然把鸡巴拔了出
来。
  那种失去一切的空虚感,让田茜茜一下适应不过来,她还在茫然地找寻着,
只要是有东西能填到嘴里就行,满足自己的空虚,没想到下一秒一道绵长霸道的
水柱冲到了自己的脸上,她猝不及防之下被强迫洗了个脸,滚烫的液体部分流入
了嘴里,那是尿的骚味。
  她好不容易睁开眼看到,儿子的鸡巴的马眼上正在喷射一道尿液,而它们全
部都落在了自己的脸上和嘴里。
  田茜茜的小骚屄没有再比现在更空虚的了,被儿子的尿液淋湿了一脸的她,
比任何时候都需要男人的安慰,她主动地抓起了王小宝的鸡巴,让他躺了下去,
她抓着龟头在小骚屄上磨蹭了几下,再也憋不住了,只想快点把这害人的东西塞
进去。
  可就在她要用小骚屄吞下这跟巨无霸的时候,梦也就醒了,她醒来的那一刻
还不敢相信自己是在做梦,因为她的手往下一摸,已经湿透了。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